小学生日记 - 课外知识 - 教学方法 - 小学生作文 小学作文大全_小学生日记网——www.econ.net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二年级 > 正文

雄安征迁干部子女的这篇作文刷爆朋友圈

时间:2019-11-04 20:39 来源:小学生作文网 作者:小学生作文网 阅读:

(原标题:雄安征迁干部子女的这篇作文刷爆朋友圈)

让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学习深入人心

很感人!13岁女孩这篇作文火了

当前,随着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深入开展,在雄安新区征迁安置工作中,涌现出一批先进的典型人物,他们以学促干,将主题教育学习成果转化为群众看得到、摸得着的实际行动,努力保障新区征迁安置工作稳妥有序推进。

近日,安新县实验中学的一篇学生作文火了,这篇文章的题目是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讲述了父亲在雄安新区征迁安置驻村工作组忙于工作无暇照顾女儿、母亲作为人民教师支教征迁村孩子的故事。文章中,这名13岁的小女孩把对父母的爱和对新区未来的美好期待,用真实质朴的话语表达出来,感人至深。

王子钰成绩优秀,是安新县实验中学“十佳学子”


雄安征迁干部子女的这篇作文刷爆朋友圈






课堂上,认真学习的13岁女孩王子钰。中国雄安官网记者毛鹤然 摄

10月22日,记者见到了这个小女孩,她叫王子钰,在安新县实验中学读初二,她看上去个头不高,稍显腼腆。谈到对爸爸的印象时,王子钰说:“一天早晨4点,爸爸从村里赶回来,给我做了饭,然后骑着自行车送我到学校门口,临走前,爸爸从自行车后架上拿出了几个橘子,塞到我的书包里,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自己,我望着爸爸远去的背影,眼睛湿润了。”

安新县实验中学初二年级的班主任老师田建华介绍,王子钰在德、智、体、美等各方面都比较突出,成绩在全校1200多名学生中排前10名,是安新县实验中学的“十佳学子”之一。“子钰是特别优秀的一个孩子,平时也比较刻苦勤奋,还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,同学们都很喜欢她。”田建华说,师生们都很照顾留校住宿的子钰,她的学习成绩也会越来越好,请子钰的父母放心。

雄安征迁干部子女的这篇作文刷爆朋友圈

课外活动上,王子钰和同学聊得很开心。中国雄安官网记者毛鹤然 摄

在王子钰的心目中,她认为自己的家庭是渺小的,但父母的工作却很伟大,正如她在作文中所述,“我曾认为,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是平平无奇的,只是千万个普通小家中的一个,但我现在知道,无论是什么样的人,都能发光发热,为集体为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,这叫奉献,我欣赏这种奉献,也因此欣赏我的父母!”

父亲坚守征迁一线,为女儿感到骄傲

雄安征迁干部子女的这篇作文刷爆朋友圈

父亲王颖正在为群众做工作。中国雄安官网记者毛鹤然 摄

王子钰的父亲名叫王颖,今年39岁,在安新县司法局工作。今年4月,王颖被派驻到小王营村参加征迁安置工作,任务完成后,又被派驻到了向村,王颖现在是向村驻村工作组成员。

刚接触王颖时,他留给记者最深的印象就是忙。“我们已经没有了节假日的概念,有工作就去做,每天起早贪黑,已经习惯了。”王颖说,“村民的过渡房安置、子女上学以及生活起居等问题,我们要一直管到底。”

面对工作,王颖觉得自己虽然忙碌,但这是为了新区建设,特别有价值;面对家庭,虽然聚少离多,但能有一个优秀的女儿和一个理解自己的妻子,他感到很欣慰。“有舍必有得,舍去陪伴家人的时光,换来的是新区未来美好的生活。我希望一家人能踏踏实实工作,为新区建设作出更多贡献。”王颖说。

母亲支教征迁村学生,帮学生提升学习成绩

雄安征迁干部子女的这篇作文刷爆朋友圈

母亲刘月华正在为学生上课。中国雄安官网记者毛鹤然 摄

王子钰的母亲名叫刘月华,今年37岁,是安新小学一名数学老师。今年9月30日,安新小学大王校区正式成立,该校是为了解决征迁村孩子们的入学问题。学校刚成立不久,刘月华便接到通知,需调配到安新小学大王校区支教。

“来这所学校之前,我也考虑了一番,毕竟我在原来的学校教了很多年,那里的学生和我也有一定的感情。”刘月华说,征迁村的学校拆除以后,家长最关心的就是子女的教育问题,因为孩子们原来的学校被拆除了,他们需要得到安置,需要顺利完成学习课程,更需要在文化知识、文明礼仪等方面得到提升。

“当孩子和家长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时,我深知这些孩子很需要老师;当爱人大半夜回家刚躺下却又要走时,让我深知驻村工作的不易。”刘月华哽咽着说,“我要担负起这份责任和使命,让孩子们学好基础课程,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,为新区征迁安置工作尽一份力量!”

王子钰的父母都是新区建设的奉献者,一家三口虽聚少离多,但过得很幸福、很充实。奋战在征迁一线的驻村工作队伍当中,像王子钰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,他们同样怀揣“舍小家、顾大家”的家国情怀,默默奉献,只为迎接新区更加美好的明天!

王子钰《我的父亲母亲》作文(略有修改)如下:

我的父亲母亲

安新县实验中学八年级(20班) 王子钰

2017年4月1日,一声惊雷“雄安新区”轰的一下,炸在了华北平原三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里——雄县、安新、容城。

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安新人。我的父亲在政府机关工作,在我的记忆里,爸爸的工作很有规律。每天一日三餐精心准备,还把家收拾的整整齐齐的,把我和妈妈喂成了两只“小胖猪”。

今年,爸爸被调去了“雄安征迁工作组”,工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以前周末回家都是爸爸接送我,现在我连爸爸的影子都摸不着。早晨天刚刚破晓,爸爸就会和单位的同事一起进驻村里,造表、测绘、入户、统计等等;晚上到睡觉也几乎没有回家,听妈妈说经常值班,一宿都回不来。

那天晚上10点来钟,门响了——原来是爸爸回来了,真是罕见。酷爱干净的他是那样的风尘仆仆,满脸疲态,裤脚,皮鞋,公文包上竟也有了些土,这在之前是不曾看到的。爸爸看见我,高兴地喊了声“子钰”,然后“葛优瘫”在沙发,接着拿起茶水猛灌几口,说了声“半天没时间喝水了。”我想,今天终于可以和爸爸唠唠嗑了,可是连五分钟都没有,手机铃声响起,爸爸用手支起身子,拿起手机说:“好的,马上去”。他挂了电话,不舍的看了看我和妈妈,说了声“走了”。门,又响了!

标签:征迁干部子女雄安新区保定

本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http://www.econ.net.cn/ernianjiriji/20191104/25196.html

(责任编辑:www.econ.net.cn)